当前位置: 首页 > 创文在行动 > 机关文化
谈事 ▏法官故事:调解
作者:朱思群  发布时间:2018-10-19 16:27:13 打印 字号: | |

      拿到调解书的那一刻,他轻声向我说声谢谢,脸上浮现出一丝如释重负后的微笑。一个月来,唯一一次,这是我看见他的笑容。

      一起申请撤销仲裁裁决的案子,申请人与被申请人终于握手言和,此情此景让人欣慰。岁月如梭,这段时间有太多的人走马灯似的在自己的生命里匆匆而过,留下或愁苦或愤怒或淡漠或急躁的面孔,有人逐利而来,有人袖蛇而去,有人争个鱼死网破,有人化干戈为玉帛,有人在震怒模式里循环不止,有人把自己的底线降低到尘埃里。

      送达申请撤销劳动仲裁书那天,调解室里坐着一位三十多岁的男人,也许是久历诉讼的缘故,烦躁与不安写满脸上。“申请撤销劳动仲裁是嘛意思?”他不解地问道。当我如实告知后,他怒气冲冲地说道:“公司太卑劣了,居然把我告了,我还想去起诉他们呢。”“你已经过了仲裁裁决法定的起诉期限,不能起诉了。”他显得更加生气,“我不太懂这个法律程序,公司太不仁义了。早知道这样,我就应该先下手为强。”“你有15天的时间进行举证和答辩,案子下个月2日上午9点开庭。”签完笔录后,他愤愤不平地走了。

      双方争议数额不大,不到三千元,先行调解吧。

      电话拨到公司的时候,我直截了当地说明来意,“双方各让一步吧,没有必要把关系弄得那么僵。鹰过留声,人过留名,为了这点钱,让一个离职的员工逢人就说公司的坏话,对公司的声誉也不太好。法律在那里摆着,要判也好判,可是即使官司打赢了,就未必赢了,公司的美誉度降低了,赢了也是输了。再说,你们这么大一个公司,也用不着斤斤计较这区区几千块钱。”

      “我们也不想这样,可他还在XX法院另案起诉我们。我们已经很照顾他了,当时他泡病假我们照样给发工资、上公积金,在单位影响很不好。主管跟他谈了几次,他依然我行我素……”

      “不说这些了,你们能接受的补偿数额是多少?”

      “500左右吧,和我们提交的申请撤裁书里主张的一样。”

      电话打到被申请人的时候,他气乎乎地说道:“一分不能少,就这我还亏着呢,我没有起诉已经便宜他们了,500元,门都没有!当初我在公司里当牛做马地干活,公司是怎么对待我的他们最清楚……”

      调解不欢而散。

      开庭如期进行。

      整个开庭的过程就是在寻找演绎推理三段论中的那个小前提。

      双方都缺乏诉讼经验和必要的法律知识,庭审进行得断断续续。申请人照本宣科,磕磕绊绊。被申请人面无表情,慌乱应对。庭终于开完了,积怨未消,个人一方在庭上拒绝调解,一副绝不妥协的架势。

      三天之后,法官对我说:“调解书出来了,明天双方来签收,公司当场打款。”

      我非常惊诧,怎么突然就峰回路转了呢?

      “调解还是要回归到法律层面,个人一方前12个月的平均工资计算有误,单位一方申请撤销的依据有瑕疵。从两者中间找到突破口,就好达成一致了。另外,我提醒他们,调解书不会上到裁判文书网,而判决一定会。公司呢,也有顾虑,不太想让自己的诉讼事宜在网上曝光。”法官说道。

      当款项从申请人手中递到被申请人手中的时候,他们难得地第一次有了眼神交流,敌意消失了,换成了云淡风轻后的和善。是呢,何苦为了一点利益把自己弄得愤懑不堪,在自己的胸膛种植荆棘,剪去荆棘,息诉止戈,回归平静的生活轨道多好。我想,何止当事人,其实我们也一样,每个人的内心都有一把剪刀,一直在悄无声息地修剪着生活中的枝枝叶叶,把烦恼和不快剪去,然后,让每一天的日子过得整整齐齐、生机勃勃。

责任编辑:天津二中院